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保安的逆袭 第十八章 儿子诞生

发布时间:2019-09-24 15:22:48

保安的逆袭 第十八章 儿子诞生

夏先生按照飞龙的提示上推特看到了天堂乐队那几个黑人兄弟上传的视频,看了几遍,又打给孟缇和司徒约翰,让他们也看一看,是不是就是这回事。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夏先生沉默了很久。

他给飞龙打了,道:“我同意你的退出,我想,这单业务我们组织也不应该接了,已经折损了一个飞鹰,我不想再折损谁。”

“完全同意。”飞龙道,“幸亏黑燕没有得手,真得手了,对方有那么变态的人物,我怕我们这个组织所有的人都要为之陪葬。”

“你说得很对。”夏先生道。

结束和飞龙的通话之后,夏先生又拨通了一个国内的号码:“楚先生,不好意思,请你转告给委托你的那一位,刺杀龚胜男的业务,我们接不了,让他另请高明吧。非常的抱歉。”

“为什么?能给个理由吗?”

“你可以翻墙上推特,搜索一个账号……”

钟源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一直都提防着杀手的再次到来。

再有杀手过来,他可不会手下留情。

不过他没有等来杀手,却等来了儿子的诞生。

9月10日上午10时35分,龚胜男生下了一个胖小子。

本来钟源不想自己的儿子在米国出生,可是他来到米国的时候,龚胜男肚子已经那么大,回国风险太大,只能在这里出生。

他给这个儿子取了一个名字,叫钟武。

钟源的钟,武白的武。

龚胜男对这个名字很不满意,道:“你就不能取个走心一点的名字吗?钟五钟六,你怎么不叫他钟一呢?”

“那是武功的武,”钟源道,“我是练武之人出身,取这个名字,表示不能忘本啊。”

“不好!”龚胜男道,“我们的儿子没必要让他练武,我觉得做个医生或者律师更好。”

她可是给这个儿子准备了一大堆名字,什么子轩、墨涵、宇勋、昊然一类的,觉得钟武这个名字弱爆了,土极了。

不过钟源坚持用这个名字,她也没有办法,只得依从。

这孩子还有个英文名,是接生医生随手填的,钟源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也懒得理会。

关于孩子要不要母乳喂养,两个人也有过一次小小的争论。

“我觉得给他喝牛奶就可以了,”龚胜男道,“听说母乳喂养,会让它变形严重,而且……会变得很黑……”

“没事,我不介意的。”钟源道。

龚胜男瞪了他一眼:“又不是长给你看的,需要你介意吗?”

“不是吗?”钟源大是诧异,“那你是长给谁看的?”

“我自己看的,不行啊?”龚胜男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在查了一些资料,证明母乳喂养对婴儿更好之后,龚胜男还是决定进行母乳喂养。

钟源也向她承诺——绝对不让她的它下垂或者变黑。

一般的人生孩子,要手忙脚乱很久,不过对龚胜男倒是不存在,龚文喜早已经给她请来了育婴专家,没有太多让她操心的事情。

孩子出生后,龚胜男休养了十几天,便和钟源一起踏上了回国之路。

华夏才是他们的国家,只有在那里,他们才能感觉到自在。

到了鹏城,一下飞机,龚胜男就忍不住道:“回来了真好呀!在米国呆了几个月,生生的把我逼成了一个爱国青年,我从来没有如现在一般爱着这个国家。”

钟源忍不住道:“别表白了,国家又看不到。”

“需要国家看到吗?”龚胜男道,“我这是发自肺腑的感情,你这种人是不能明白的。”

很多华夏人老是在上抱怨自己的国家这里不行那里不行,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太穷

保安的逆袭  第十八章 儿子诞生

。要是有了龚胜男那么多钱,估计就不会有这种抱怨了。

回到鹏城的不只是钟源和龚胜男一家三口,还有两个保姆,五个人被早回来几天的龚文喜派人开车送到了珍珠园18号,那是龚胜男的家。

现在龚胜男的账户上多了十亿现金,又拥有了金城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已经是一个腰缠数十亿的富婆。

她生下孩子之后,就发了一条抱着孩子和钟源一起的朋友圈,配文:哀家的大宝宝和小宝宝。

惊落了一地的眼镜。

龙少喜欢男人已经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了,现在还生下了孩子,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邬也看到了这条朋友圈,让她懵圈了很久。

龚总不是找了一个外国人吗?

不是堕胎了吗?

不是和钟源已经一刀两断了吗?

怎么现在两个人又到了一起,还生了个孩子出来了?

虽然钟源没有戴帽子,小邬看着照片里的他,总感觉他头上有一些绿意。

她已经觉得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她找到新工作已经两个月了,在新的公司已经适应了过来,成了正式员工,工资提了几百块钱。

不过过得还是比较的困难。

她那个弟弟邬尘在开学前又来了一次,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从虹景物业辞职了,如果没有,他还是希望能从姐姐这里拿到一点钱,因为水果又出新款了。

可是来鹏城之后,看到小邬的工资条,再看到她住的那狭小的单间之后,还是没好意思开那个口,回到家里,还跟他父母说姐姐在鹏城过得很苦,可不可以让她每个月少寄一点钱回去。

当然,被他父母给否决了。

女儿,还是比不上儿子重要啊。

不过小邬也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以前吃的苦只有比现在更甚,也一样的熬过来了。

看到龚胜男那条朋友圈后,她还是给钟源发了一条:钟源,恭喜你做爸爸了。

心里有些怅惘。

她感觉并不迟钝,从以前钟源看自己的目光里,就能感觉到钟源对自己的意思。

只是钟源不说,她也就当作不知道,免得相见尴尬。

听到钟源对龚文喜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的时候,心里也有过那一刹那的摇荡,只可惜,明白得还是迟了一些,两个人之间已经隔了孟缇,隔了龚胜男,没有那种可能了。

她掐断了那突然萌动的一缕情愫。

现在,说出那句话的男人都已经有了孩子了。

世事变迁,真叫一个无情。

抚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江西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徐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的具体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