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绝世剑魔 第四百七十六章 神秘项链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5:36

绝世剑魔 第四百七十六章 神秘项链

魅儿身上散发的强大的灵气,撼动整个青丘之国,各种带着颜色的灵气,在天空中,大街小巷来回的飞驰,青丘之国还是有不少修士的,可他们修炼这么多年,也从没见过这样的奇景。胆子小的吓得的躲起来了,而胆子大的,则运用各色法器或者功法,来吸纳这些灵气,可在这样强的灵气面前,他们的法器和功法显的太渺小了,便是吸的盆满钵满,也只似是让沧海之中少了一两滴水而已。

魅儿带起来的这股灵气,在达到最强盛之时,就见在她身体周围,金色符文凌空,交相闪耀,甚为耀眼。江余用自己的瞳力,阅读那些符文,因为闪耀的太快,江余也不能尽数阅读,只能读取其中一小部分而已。

“妖皇临世……群妖伏首……天地撼动……不灭妖魂……”江余读着那些符文,心中讶异,而他身边的慕容墟更是惊愕,因为他看的出来,那些符文乃是狐族的文字,只是文字似乎是久远以前的,他也只是认识一部分,而江余却能如此的读出来,让他惊骇不已。

“这家伙,还有这种本事……”慕容墟惊愕不已,他调查江余很久了,但这条情报,是他才知道的。

倏然之间,那些符文全都消失了,满天的灵气不过转瞬之间,就如同碎裂的玻璃一样,隐隐一声脆响,而后消散的无影无踪,似是润物无声一样,浸入整个青丘之国一般。而灵气的消失,漂浮在空中的魅儿也跌落了下去,江余眼见如此,立即自己飞身过去,将魅儿给直接抱在怀中。

魅儿是昏迷着的,江余看的出来,她似乎是中了瞳术,便对着魅儿用了一个灵解之法,刹那间,便见魅儿轻呼出一口气,而后咳嗽了两声,而后看到江余,她愣住了,半晌才道:“哥哥,这是在哪?”

听到魅儿这么问,江余心中一宽,他心说魅儿看来多半是被虏过来的。江余没说什么,只是将魅儿抱紧,低声道:“没事了。”

魅儿享受江余的拥抱,眼中有许多的茫然,忽然看看四周,道:“这里好奇怪啊!”魅儿一句话,江余听了,也抬头看了看,忽然之间发现,青丘之国之内的草木,竟然都开始疯狂的生长,祭坛原本的石头地基,都被草木给拱的碎裂,翻开了。自然的力量,轻而易举的就摧毁者青丘之国之内那些人妖为的建筑。

“灵气的密度似乎变强了。”江余很是纳闷,其实他比较高兴的是,魅儿并没有成为青帝,因为那个封印明显没完成,就被魅儿身上的灵气给冲散了。可眼前这一幕,江余就愈发的不懂了。而慕容墟则整个人都呆呆的站在那里,手里的扇子也早就落地了。俨然他是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冲击。否则以他的心智,断然不会如此。

“哥哥,她是谁啊?”魅儿看着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昏迷的少女,正是花儿。

“以后和你解释。”江余说道,魅儿也没多想什么,眼眸透着几许疲倦,道:“哥哥,我好累啊,想睡一会儿。”魅儿身体动了动,眼眸透着疲倦。

“嗯……”江余抱着魅儿

,把外套拖下来给她罩上,让她趴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睡了。江余侧目看着慕容墟,就听慕容墟口中不断呢喃着。

“这不可能……不可能……”

见他这副样子,江余也忍不住了,手中化出一道灵气,擦着慕容墟肩头就过去了,没用多久,就见一丝血线,顺着慕容墟的手腕流到了指尖,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让慕容墟清醒了过来。他转目看向江余,又看向江余怀中的魅儿,半晌无言。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江余问向慕容墟。慕容墟苦笑,道:“江兄弟所问的,正是慕容墟难以启齿的问题。”

慕容墟沉吟了一下,道:“江兄弟或许不知道,这青丘之国,从今天起,已经不需要青帝了。”

“不需要青帝了?”江余讶异,心说这慕容墟千辛万苦的,不就是为了找一个青帝回来么,怎么现在又说这样的话。

慕容墟常叹口气,道:“很久很久以前,我们青丘之国也是不需要青帝来牺牲的,后来两个绝顶的修士在青丘之国打过一次以后,护佑青丘之国的神树,遭到了破坏。也是从那以后,青丘之国开始需要青帝来维持神树的稳定,来护佑整个青丘之国。可如今,神树似乎恢复了传说中的活力,一点都没有遭到过破坏的样子。”

对于慕容墟的说辞,江余还是相信的,虽然他现在不相信慕容墟,可慕容墟的解释,已经有现实为证,神树江余看不到,但是整个青丘之国比之前灵气更强,说是活力更强也可以。

“这神力来的突然,还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只是为何来的这般晚。”慕容墟仰天悲叹,似是极为难过。

江余没有搭理慕容墟,他小心的让魅儿靠的他紧一些。低头的瞬间,忽然注意到了魅儿脖子上挂着的那串项链,那项链是江余之前在千圣清修洞里发现的,那项链上的石头十分的明亮,虽然江余叫不出名堂,但是觉得好看,便将它给了魅儿。魅儿就一直戴着。可是今天江余却发觉那项链变的完全黯淡无光了。江余好奇,便伸手去触碰,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见在一瞬间,那项链变成了点点飞灰,最终完全消弭。

“嗯……”江余纳闷不已,心说自己一直不知道这个项链的名堂,猜测它可能是个宝物,可是究竟有什么用,却并不清楚。如今看来,可能和之前魅儿身上散发撼动一界的风暴有莫大的关系。毕竟那东西出自千圣清修洞,那是一个上古神邸的聚集地。

“江兄弟。”慕容墟忽然叫了一声江余,江余侧目,慕容墟恭敬一礼,道:“过往之事,慕容墟不想解释,相信江兄弟也不愿意听。反正慕容墟没几天好活,愿将这条命就给了江兄弟,江兄弟要杀要剐都随意了,只是慕容墟还有一个愿望,希望江兄弟能成全。”

江余看了看慕容墟,没说什么,江余清楚,慕容墟话说的委婉,但还是带刺的,毕竟现在玉冰尘和秦傲,还都在他手里,也就是说,他提出的条件,是江余必须考虑的。

慕容墟看江余不说话,看看江余身边的花儿,道:“我心中所系,唯有花儿一人而已,我去后,望江兄弟可以善待她。”

听到这话,江余冷笑一声,道:“这不用你操心,我既占了她,自然会担起该有的。”

慕容墟闻言,微微苦笑,道:“果然我没有看错人。”

“可我却看错了。”江余冷声说道

“让江兄弟失望了。”慕容墟说完这话,手中灵气汇聚,威力强劲的一掌,直接对着自己的天灵拍去。可他运功之时,江余就已经注意,他这一掌刚刚挥出去,江余的灵气也到了,直接打在慕容墟的胳膊上,瞬间就截断了慕容墟这一掌八成的威力,但慕容墟的一掌,威力还是十分强劲的,霎时间,慕容雪头上的玉冠直接被打飞了,而慕容墟自己也瞬间额头渗血,发丝散乱。

“你想轻松的死,我可不想糊涂的活。”江余冷眸看着慕容墟。

本书来源:..

吉安治疗卵巢炎费用
四平整形美容费用
漳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吉安治疗卵巢炎医院
四平整形美容手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