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柏林影帝貧困中離世電影真能改變人生嗎?

发布时间:2019-04-02 05:01:01
文 |耳朵 雖然還在農歷新年的假期里,但還是沒辦法阻擋壞事情的發生。2013年憑借《渺生一頁》獲得柏林電

文 |耳朵

雖然還在農歷新年的假期里,但還是沒辦法阻擋壞事情的發生。2013年憑借《渺生一頁》獲得柏林電影節影帝的納茲夫·穆吉奇去世,年僅48歲,死因尚未公布。

穆吉奇并不是一個職業演員,在半紀錄片式的《渺生一頁》里,他飾演了自己,一個波黑的煉鐵工人。拿到影帝后,他曾經向德國政府申請避難,但是被拒絕。為了養家糊口,他把柏林銀熊都賣了,但還是沒能擺脫貧困。

國際電影節、影帝,聽起來流芳百世、光輝燦爛,但是電影的光輝,好像并不能照耀這個世界上的某些悲慘。且不論大區域的群體,單單一個個體的命運,都無法因為電影而改變。當然,這也并非是電影太過無力,而是波黑地區的歷史遺留問題深重,不是靠一部電影就可以解決的。

《渺生一頁》

除了個人之外,電影也對社會事件有一定的影響。

在《三塊廣告牌》成為頒獎季大熱門后,不少人也開始效仿其中橋段。前幾天,在美國政客盧比奧的佛羅里達辦公室門口立了三塊廣告牌,寫著:在學校被殺害\卻仍然沒有槍支管控\這是為什么呢,盧比奧?

在佛羅里達高中槍擊案后,受美國步槍協會資助的政客們強調兇手有精神疾病,尤其是政客盧比奧,強烈表示控制槍支沒有辦法預防槍擊案,所以他收到了三塊廣告牌。倫敦去年起火的大樓下,也有人立了三塊廣告牌,寫著:71人死亡\仍無人被捕\為什么?

可是,就算是這個電影的原型,1991年起,詹姆斯·富爾頓為死去的女兒立在美國洛杉磯的廣告牌,也像是電影的結局一樣,至今沒有找到真兇。

大概,把“三塊廣告牌”拍到“三百塊廣告牌”,這些社會問題,都沒有辦法解決。

《三塊廣告牌》

好像大過年的,這些事情聽起來很喪,當然還是有一些成功案例,《熔爐》、《素媛》不就促使韓國政府立法了嗎?中外電影史上,也有很多出身不算太好的人,通過電影,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民國女星宣景琳,她本來是一個青樓女子,為了和一個公子哥結婚,要給自己贖身,所以去當演員拍戲。鄭正秋知道這件事后,以她的故事為原型,拍了一部《上海—婦人》,拿片酬給自己贖了身,也成了電影明星。

在20年代,宣景琳和張織云、楊耐梅、王漢倫一同被評為四大女明星。

最近在《唐人街探案2》里大搖大擺的王寶強,也是出身草根。小時候因為看了李連杰主演的《少林寺》,想要成為一個武打明星,因此進了少林寺。北漂時獲得出演《盲井》的機會,拿下了金馬獎最佳新人,第二年出演了《天下無賊》有了更高的知名度。直到和馬蓉離婚的時候,大家才發現,他原來那么有錢了。

更不用提特呂弗的安托萬,蔡明亮的小康,都成了電影史里的符號性面孔。

這些看上去名不經傳的人,通過大銀幕的修飾,名導的雕琢,搖身一變成了耀眼的人物。從某些角度來看,也是電影造夢的一面。在夢幻的一面之外,更多的是現實問題,是不是拍了電影,就可以贏取白富美,登上人生巔峰?

不說一個億的小目標,至少,能不能進入到小康生活?

電影究竟能不能改變一個人的人生?而且是從最直接、最世俗的方面改變,讓他們擺脫生活的困苦。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電影很難真正改變一個人的命運。畢竟電影造的是夢,夢天亮就要醒的,一部電影給個人帶來的名利,也可能只是一時的幻覺,在幻覺破滅后,所面對的是一份職業生涯的殘酷。既然是工作了,做得好,自然會繼續做下去。一味的啃噬、寄托幻覺帶來的東西,最終也會像幻覺一般消亡。

《四百擊》

之前“幕味兒”登了一篇文章,叫《靠寫影評能過上美好生活嗎?能!》。公號影評當然已經是電影很外圍的行當了,但還是有很多人想要擠進來。要是說為了千字多少元的稿費,或者是有朝一日成為影評大佬呼風喚雨,聽起來都有一點不現實。

這個行當里,也存在一種幻覺,可以讓寫作者覺得自己離電影很近。嚴格來說,大部分的公號影評,都算不上真正意義上的影評,頂多是隨筆、雜談。要評論一部電影,需要相當系統的電影史儲備和理論知識,以及一定的觀影量,并不是簡單出于個人喜好、經驗評斷一部電影好壞。

如果大家看過羅杰·伊伯特的紀錄片《人生如戲》,應該能夠體會到一個真影評人的作用所在,如何通過評價電影,推進電影史的進程。包括新浪潮之父安德烈·巴贊,他絕對不是靠寫觀后感,給新浪潮奠定了理論基礎。我自己作為電影學的學生,給“幕味兒”寫的大多數文章,也很難說是正經的評論,都不過是看了就忘的消遣短文而已。

《人生如戲》

評論電影給很多接觸不到電影的人營造了一個假象,尤其是能享受到一定資源的營銷號影評人。被宣發尊稱一句老師,提前看到院線片,接觸到主創,好像他們真的進入到電影里,或者說凌駕于電影之上了。

很多靠混資源的公號作者,也因此在這個行當里安身立命,加上了V,賺了不少錢。但事實上,他們離電影已經越來越遠。電影看上改變了他們的人生,其實是市場在改變他們的人生。電影是始終都在的,但市場是始終在變的,說不定一次變革,他們就被大浪淘盡了。

我們常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拋開那些拍了電影后人生變化的人,也有人看了一部電影后做出某個改變終身的決定。但其實說來說去,不是電影改變人,而是人在改變自己的命運。

納茲夫·穆吉奇如果不愿意接拍《渺生一頁》,他的人生也不會有所變化。王寶強如果不在北影廠門口等待每一個機會,也不會走到今天。看上去是電影照進現實,不過又是電影耍的一個魔術,在幻影的包裹下,讓人浪漫地以為是電影給他們帶來了改變。

可是人生真的不是拍電影,沒有劇本,人的命運把握在自己手中。

一條電影課 |《唐人街探案2》多虧陳思誠滑頭耍的好

推薦 |“幕味兒”公號有償向各位電影達人約稿。詳情見:求賢

相關Tags:

晚上夜尿多的原因小儿发烧39度怎么办孩子晚上睡觉出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