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求仙则仙 第七百九十五章 主角总是姗姗来迟

发布时间:2019-12-04 07:33:47

求仙则仙 第七百九十五章 主角总是姗姗来迟

丘琴骨笑容不变:“如果您赢了,您便是云泽大陆中难得守住一座城的英雄,您的美名,恐怕会传扬得尽人皆知。”

“那我们就赌一把吧!”封翦笑道,虽然,这笑容有些苦涩。

应天城的人类修士们,已经全都回到了应天城,等到封翦回来时,阖梧将光罩打开一次,就又关闭了,这一回,是彻底关闭,外面的天外异兽想要进来

,只能不断攻击光罩,人类修士也出不去,大多数人只能看。

阖梧提醒:“在城墙外围建造了武器,开关在城内,我们可以发动火力,拖延一段时间。”

封翦点点头:“你带人去做!”

丘琴骨站在他身边,说道:“其实,我还是能想办法带你逃走。”

“在我面前可少说‘逃’这个字吧,我听着不爽。”封翦白了他一眼。他有些烦躁地看了一眼丘琴骨的蛇杖,道,“把这东西拿远些。”

“我总不能扔了他。”丘琴骨笑言。

封翦道:“那你就走远点吧。”

那条蛇的眼睛,仿佛有灵性似的,封翦每看一眼,都觉得心中胆寒,他不悦,自然就不想要接近。丘琴骨拿封翦没辙,只好拄着蛇杖走到旁边去,他一身气势极为凛冽,教不少人看到丘琴骨,都忍不住退避三舍。

阖梧带着一队善于操纵机关的守卫,去了密室里。

不一会儿,城墙上就响起了轰鸣声,数不清的炮管从城墙机关中弹了出来,朝着应天城附近的天外异兽一通扫射。

这些炮火,终于让只能等待的人类修士们欢呼起来。虽然没有一开始那么热烈,但此时此刻,这无疑是一记强心针。人人都想起了辅天教的屏障,他们寄希望于――也只能寄希望于那虚无缥缈的屏障了。屏障一成,应天城就安全了,一旦外面那些异兽的实力下降,人类修士也不至于被压着打。

丘琴骨拄着拐杖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想了想。走回到封翦身边来。

此时,封翦已经吞服了丹药,正在打坐。他需要抓紧时间恢复灵力,这样,至少不会在光罩真的支撑不下时,趋于被动。他身边有人护法。不过这些人都认得丘琴骨,自然不会阻拦他。都给丘琴骨让出了一条通路,封翦感觉到丘琴骨接近,便睁开双眼,仰头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看到城墙上那些机关。想起了一件事。”丘琴骨蹲下来,传音道。

封翦见丘琴骨的双眼有着异常明亮的光辉,便问道:“难不成。你想到的破局的办法?”

“不错!”丘琴骨继续道,“金灵神机。”

封翦不是刚刚收缴了一座金灵神机吗?

封翦苦笑道:“你想得倒是好。可是,金灵神机的开启机关十分精妙,我虽然得到了它,却至今还没研究出要怎么用它。”

“无妨!”丘琴骨双眼弯起,像是半月牙。

封翦看了他一眼。

丘琴骨笑道:“我会啊!”

“你真的会?”封翦激动不已,连忙起身。

丘琴骨知道封翦是太开心,并不在意他怀疑他,点点头道:“不错,我知道要怎么用金灵神机,你尽管带我去看它便是!”

他如何能不激动,如果有金灵神机,便是来了炼虚境界的异兽又何妨?

封翦道:“好,你跟我来。”

他与丘琴骨迅速赶回了城主府。

………

盛翡第一个注意到封翦的离开,然后又有不少人注意到了。

扈容谋低声道:“封城主该不会是看自己圆不了场,打算跑了吧?”

楚良玉无奈地看着他:“他若是想走,早怎么不走?现在整座应天城都被围住,想跑也很难了。”

“对,我们早该学学唐承念,要是早离开,哪还有这种倒霉事。”扈容谋又把枪|口调转,冲向了不在此处的唐承念。

盛翡怒:“扈公子,我师父不在这里,您何必背后说人?”

“你是她徒弟,我当着她徒弟的面说,哪里能算是背后说人?”扈容谋微微一笑,对盛翡的怒意并不在乎。

盛翡瞪了他一眼。

“何况,若是她真的在这里,那我就真的不说了。”扈容谋说完,忽然看向楚良玉,“说起唐承念,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说过的事情?”

楚良玉想了一会儿,瞪大眼睛。

他们同时用口型描摹道:金灵神机!

盛翡满腹不解,她也不会看口型,便问道:“你们说什么?”

扈容谋拍了拍她的脑袋,大笑起来:“若是我们猜得没错,封城主是去找翻盘利器了!”

盛翡哼了一声:“你方才还揶揄他要逃呢。”

“如果他们能用那东西,我们这一关,就算是过去了。”扈容谋松了口气。

他一开始,也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严峻,等后悔想走,已经来不及。

好在,还有金灵神机那个大杀器。

……

城主府。

宝库。

金灵神机有了,就在面前。

可是,被扈容谋等人寄予厚望的封翦和丘琴骨,却呆呆地站在大杀器面前,满脸茫然。

封翦问丘琴骨:“真的不能用?”

语气中满是哀怨与不信。

丘琴骨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真的不能。”

是不能。

如何能?

这金灵神机里,居然连一枚专用弹|药也没有了,就算有一枚,以丘琴骨操纵它的水平,也有把握轰死七成异兽,包括那些化神大圆满境界的异兽。

丘琴骨摩挲着金灵神机的表面,叹息道:“最可惜的是,这金灵神机上居然还有了一丝裂缝,威力也要大打折扣。”

“不能用别的,做个临时炮|弹?”封翦问道。

丘琴骨摇摇头。道:“不行,如果没有这条裂纹,我可能还愿意赌一把,如今……真的没辙了。”

难道只能坐等死?

封翦茫然了,他留下来,可不是为了死的啊!他有一颗想要奉献的心,但是。到了真的需要付出生命的时候。他才明白,原来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丘琴骨道:“不然,我们还是想办法……”走吧。

硬闯也要闯出去。

他没说完话。就听到了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比起刚才为封翦奉献的,更响亮,更兴奋。仿佛人人都被绑好。送上了刑场,即将断|头的一刹那。侩子手却被天外飞来的陨石“啪”地击飞。

他们只是瞎喊,但隔着宝库厚重的门,封翦与丘琴骨也能听得到他们的激动。

真心的激动。

封翦与丘琴骨不禁想到,难道。屏障真的造好了?对视一眼,慌忙从宝库中走了出去。

此时,应天城头顶的光罩已经没了。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不管怎么样。封翦和丘琴骨都赶紧先飞到空中,远远地观察城门口那边的事情。…

等他们看清楚面前的情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五百只化神大圆满境界的异兽,一个个都赴了那五十位前辈的后尘。

这事还要从之前说起。

……

封翦与丘琴骨去找解决兽潮的大杀器,人人都对他们充满信心。

但是他们去了那么久,迟迟不归,不少人都嘀咕起来。

天外异兽们,不仅攻击光罩,又攻击机关。

很快,城墙上的机关都被拔除,阖梧等人无用武之地,只好回到城门口。

大家聚集在一起,仿佛这样,就能相互鼓励拥有勇气。

盛翡看向扈容谋,问道:“你那么有把握,能否确定封城主和那个辅天教的使者是去拿什么东西了吗?城主府距离这里也不远,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扈容谋的表情十分阴沉。

他摇摇头,说道:“如果他们真的顺利找到了那件东西,是不可能不回来的。”

盛翡一惊:“你的意思是?”

“恐怕,是那金灵……它出了什么意外。”扈容谋道。

“意外已经够多了,怎么还有意外?”盛翡苦笑。

“砰!”

一声巨响,从头顶传来。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

不少人都发出了惊慌的惊叫声。

有人指着天空,大喊道:“你们看!”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

应天城上空的防御光罩,已经出现了裂纹。

“砰!”

光罩碎开!

防御阵法,在天外异兽的狂|轰|滥|炸下,终究碎了!灿烂的光影化为碎片,落了一地,这场景的确美丽,只是,此时此刻,还有谁关心这场景漂不漂亮呢?异兽已经杀到眼前了啊!冲在最前面的是那五百只化神大圆满境界异兽,有同样境界的修士冲上去想阻挡,却被打飞。

在这些异兽联手下,几个化神大圆满境界的修士,起不了任何作用!

死到临头了!

每一个人的心中,都绝望了,必死,这是必死无疑之局啊!

封翦呢?城主呢?刚刚拯救过他们的人,现在到哪里去了?

难道他们真的要被一群异兽杀死,吃掉吗?

不是不想战斗,只是,在如此强大的威压之下,所有人,连动都动不了。

异兽们踏着得意的步伐接近,似乎在挑选满意的口粮。

就在此时!

一座空梭,突兀地出现在了空中。

在所有人类修士都成了落之鱼,当所有异兽都已经开始欣赏自己的战利品,当整座应天城都陷入寂静,这艘空梭,无声无息地出现,横在了异兽前进的路上!

盛翡不敢相信地望着那艘空梭。

她认得这空梭!

“……师父?”(未完待续)

宝宝发烧惊厥是什么症状
动脉粥样硬化能吃通心络胶囊吗
孩子低烧怎么办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