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校草制霸录 十二、群贤毕集(四)

发布时间:2019-09-25 11:55:25

校草制霸录 十二、群贤毕集(四)

江水源觉得周元通有些过于自信。。

据班主任朱清嘉所言,江南世家子弟开始读书的时候都是拿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当敲‘门’砖的,像前四史、资治通鉴之类的史学基本书籍怎么可能不看?而且能通过选拔来省里参加比赛的主将,肯定都是优中选优的人尖子。他们从小在父兄师长的熏陶之下,甚至熟读成诵都有可能,怎么好跟这些人相比?

成大器重新拿起话筒:“下面我大致説一下比赛的规则,首先是每个府、州、厅各出一题,就按照现在的座次来排吧?出题人不准答题,剩余十一个人回答,时间以一分钟为限,超过者以未回答论处。答案相同者,后‘交’卷者得先‘交’卷者分数之一半;如果答案不相同,先‘交’卷而较为妥帖者可由裁判酌量加分。

“其次,对联中出现的人名必须是清代以前人物,民国以后在世者不得阑入,违者以犯规论处。另外回答人名如果不是众所周知的人物,必须给出准确出处,不得以忘记、记不清等理由搪塞,违者以犯规论处。第三,考虑到有淮北各府州参赛人员,而且人名本来就难以凑对,所以平仄可以适当放宽。但符合平仄要求的理应得分更高。

“第四,每题10分,犯规、胡‘乱’回答及未回答者均为0分,其余由季院长、乔教授两位德高望重的裁判酌量打分。比如我出‘李百‘药’’,回答两江师范大学著名教授‘程千帆’者犯规得0分,回答南宋‘王十朋’者可得7分,回答‘张九龄’者可得3分,回答‘许三畏’‘胡三省’者可得2分。大家还有什么疑问?”

“有!”马上有人举手:“瞧您的意思,你们常州府也要参赛?这不是监守自盗嘛!”

成大器笑道:“请大家放心,我们参赛只计分,不参与奖品分配!”

江水源也举起手来:“如果一个人想到多个答案,怎么办?比如我出上联‘殷开山’,马上有人想到明朝初年的俞通海、俞通渊、俞通源三兄弟,一股脑儿都写出来,得分怎么计算?”

“这——”

成大器似乎没想到会出现有人在一分钟内给出多个答案的情况。季逊‘插’话道:“还是给别人留条活路吧!每人限答一个人名,多者无效。”

此时突然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那得0分的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江水源觉得声音有些耳熟,抬头望去,发现那人赫然是刚才上楼时碰到的那个家伙。他面前的桌签上写着“松江府立第二中学韩国仁”。

“灌凉白开!”周元通霸气十足叫道。

“好!这可是你自己説的!”韩国仁手里的折扇一合。

“得0分的罚一满杯,如果出题人故意出偏题来刁难大家,自己也对不上来,那就罚他一个人喝4杯!”周元通真会活学活用,马上就把上午的比赛规则挪到了晚上。

江水源吓了一跳:你这是作死的节奏么?在不知道出题人深浅的时候,就算我翻过十三经、二十四史等大部头都不敢盲目乐观,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难不成你是饱览古今、淹博文史却又深藏不‘露’,还是説今天上午在火车上被我们灌得脑袋里也进了水?

韩国仁坐直身子:“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周元通

“好!”“痛快!”“我看还是让服务员赶紧准备好垃圾桶吧,别等会儿有人绷不住,现场直播

校草制霸录  十二、群贤毕集(四)

!”成大器等其他江南各府州代表纷纷架秧子道。

由于没有人明确反对,这条约定也顺理成章成为活动的一条规则。又回答了几个小问题之后,成大器见大家再没有疑问,便高声宣布道:“既然大家都没有疑义,那么活动现在开始。”説完对身后服务员挥挥手:“上笔墨纸砚!”

江水源见服务员捧上来的‘毛’笔宣纸、墨水砚台,心中忍不住叫声“苦也”!

千算万算,没算到簪‘花’会活动居然会用‘毛’笔写字。他自上初中以后再也没‘摸’过‘毛’笔,小学上书法课学的一星半diǎn早就还给老师,估计现在写得比狗爬好不到哪里去。瞧着其他人执笔理纸,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只好暗暗给自己鼓气:安心、安心,活动比的是对对子,不是写书法,不碍事的!

成大器见大家都执笔在手,他快速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展示给在座各人:“诸位,容我先抛块砖头。我给出的上联是‘鲁男子’,请大家作答!”

成大器一手漂亮的王羲之行书,当真是委婉含蓄、遒美健秀,一看就知道他在兰亭集序上浸‘淫’颇久。但江水源却从这三个字感受到浓浓的恶意!因为“鲁男子”本意自然是指鲁国男子,但作为人名,则是指‘春’秋时鲁国人颜叔子。此典故出自诗经‘毛’传,著名成语“坐怀不‘乱’”也是由此而来,后来“鲁男子”也用来借指拒绝接近‘女’‘色’之人。

一词三义,你説怎么对?

所以马上有人举手:“评委,这——”

乔知之摇摇头打断他的质问:“题目没问题,确实可以作为人名,还是赶紧回答吧!”

江水源脑筋急转,然后抖抖索索在纸上写好答案,正准备起身呈‘交’答案,边上的‘女’服务员大约十**岁,笑眯眯从他手里接过纸张,一路小跑递到季逊手里。他趁机转过头,想看看之前豪情万丈想要屠灭江南各路人马的周元通答得如何,谁知正好看到周元通也把答题纸‘交’到服务员手中,当下冲他竖起了大拇哥。周元通却低声夸赞道:“还是江老弟你厉害!”

江水源一愣神:莫非他看到了我写的答案?

周元通接着説道:“你瞧瞧给你送答案那个服务员,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就跑过去帮你把答案给‘交’了!再看看给我送答案的那个服务员,优哉游哉不急不慢,就好像闲庭信步一样,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儿。你説説,为啥同人就不同命呢?你咋魅力就那么大呢?难道就因为我黑了diǎn、你白了diǎn?”

江水源耸耸肩:“爹妈给的,没办法!”

一分钟转瞬即逝。无论会与不会,冲着面子和一杯水的压力都胡‘乱’写了个答案‘交’了上去。季逊、乔知之两位老爷子随便翻‘弄’一下,便大致知道各人的得分情况。季逊拿起那摞纸宣读道:“淮安府的‘莽大夫’、徐州府的‘徐夫人’得8分,苏州府的‘齐夫人’、松江府的‘戚夫人’、扬州府的‘唐夫人’、江宁府的‘乔夫人’得1分,其他的0分。”

韩国仁马上举手:“两位评委,在下有个疑问,为什么徐州府的‘徐夫人’能得8分,我的‘戚夫人’只能得1分?”

“谦虚好学本来是好事,但看到正确答案却不知悔改那就是愚蠢了!好了,你现在是0分了,把手放下吧!”一向笑容可掬的季逊也有严厉的时候。接着他把“鲁男子”的意思解读一遍,才开始diǎn评大家的答案:“本来淮安府的‘莽大夫’是可以拿全场最高分的,因为‘莽大夫’同样有三个意思,一是指新莽朝的大夫;用作人名时,则是专指扬雄这个人;后来也用来比喻变节之人。而且‘莽’与‘鲁’对,‘大夫’与‘男子’也能勉强对得上,可以説是最合适的答案。为什么没拿最高分呢?因为淮安府的字实在写得太丑,丑得让我难以容忍,于是我忍不住就扣了他几分!”

説着他把江水源的憋爬墨宝展示给大家,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江水源则是臊得满脸通红。

季逊一边看着江水源一边摇头道:“都説‘字如其人’,以前我也是非常相信的,现在我动摇了!你説你一个帅小伙子,学问也那么好,怎么字就那么磕碜呢?要不是看你是第一个‘交’卷的,估计给你的份数还要更低些!”

江水源感‘激’地回头看了那个服务员一眼,那个服务员冲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季逊又拿起周元通的“徐夫人”三个颜体大字:“我们见到‘徐夫人’,首先想到的是姓徐的夫人,历史上确实也有很多徐夫人,比如三国志中的吴主权徐夫人、吴宗室孙翊妻徐夫人等。但‘徐夫人’作为人名的时候则是指战国时的铸剑名家,他姓徐,名夫人,是个男子,以藏锋利匕首闻名。据战国策和史记-刺客列传记载,荆轲刺秦王所用匕首即得自徐夫人。你们其他人的‘齐夫人’、‘戚夫人’能和这个‘徐夫人’一样吗?要不是看你们字比淮安府好得太多,你们连1分都不要得,干脆一起喝水去!”

周元通感觉‘胸’中怨气为之一消,‘揉’着鼓胀的肚子叫道:“诸位,别客气,喝水吧!”

————

感谢大家的支持,期盼更多的推荐和收藏!

晋中治疗阳痿费用
晋中治疗阳痿医院
晋中治疗早泄方法
晋中治疗早泄费用
晋中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