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天道叛徒 第40章 上山当山贼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6:58

天道叛徒 第40章 上山当山贼

脑子里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点东西,少年男女们还没来得及去探究,就看见了,那层峦殿结界里面的剧变。

殿阶和宫殿都在震颤,下一刻竟然无声无息地碎裂成了粉末,粉末落地,铺了厚厚的一层。风来了,卷起一些烟尘,宣告着层峦殿从此灰飞烟灭。

殿主临终的这种实力,就连那赏善罚恶,也觉得愕然吃惊。

这么陡峻的一座高山上,十二层宫殿和殿阶,瞬息化尘,怎么能够不震撼人心?

杨凌为此唏嘘不已,又一个绝世强者,从此在天地之间销声匿迹,江湖河海之间,不会再有他的传说,更让杨凌唏嘘的还是流苏的告别。

流苏将易容面具,曾挡住了蟒幽火的巨大盾牌,以及一颗续命丹,全部交给了杨凌。

而杨凌在杀死林昭之后,得到了他的纳戒,把映照信简给了流苏一份。

法宝映照信简,有一种地球上企鹅或者的功能,在一定的距离之内,在一份信简上书写,另一份上能够看见。

赏善罚恶带着流苏御空而去,他们先去千叶城通知告别流苏的父母,然后就上岚阳宗拜师。

杨凌留不住流苏,只能用岚源的文字,在信简上写道:“短则三年,迟则五年。”

大宗门大门派的门规森严,门内弟子都不能随意相见,更何况门外的人想见大宗门的弟子?

一入宗门深似海,从此身不由己,一切都有宗规门规!

他的意思是说,他会修炼出足够的实力,足够上岚阳宗看望白流苏的时候,杨凌就会出现在白流苏的面前。

层峦殿消失了,大家也都散了。

杨凌决定先出一趟叠嶂山脉,去购买大量的药材,然后再回山脉,专心突破玄使。

只不过杨凌囊中羞涩,买的药材大概不够他废的,要突破至三级丹师,要做的训练相当多,要浪费的药材也是数不清。

“丹师,果然是富二代才玩得起的,小小的千叶城那小小的家族杨家,以后估计都不够爷败的……”

杨凌出了嶂南镇熙熙攘攘的坊市,他一边想着怎么弄药材,一边向着狮盾团走去。

无论地方大还是小,一个地方说得上的势力,肯定都掌握了一点资源,比如说药圃矿场之类的。

猎人团也不例外,除了进山探险,肯定要有其他稳定的经济来源。如果杨凌和血戮团彻底闹僵了,去打劫一下他们的药圃,那也是应该的……

无边无际地想着,杨凌就来到了狮盾团聚居地的门口,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血戮团的一伙人聚在门口,看来是来挑事儿的,多半是为了林昭而来。

杨凌旁若无人地走过众人面前,想直接到狮盾团聚居地里面,去找刘枫。

谁知道突然有人叫住了他:“那小屁孩,站住!”

杨凌回头一看,果然叫住他的人是个中年男人,眉眼五官和神态动作之间,跟林昭有些相似,看来是林昭他爸林松。

故作茫然地指了指自己,杨凌呆呆地问道:“叫我啊?”

林松眼神一凛,颇为不耐烦的模样,果然和他儿子差不多,都臭屁得很,实力弱者在他们眼里,想怎么戏耍就怎么戏耍,想怎么弄死就怎么弄死。

殊不知,像杨凌这种情况,只要能够解决吸收源气,以及渡过雷劫的事情,实力想要超越林松,根本没有其他的困难,修炼也不会有其他的瓶颈。

杨凌不卑不亢,也不是很桀骜没礼貌,和和气气地过去,平心静气地问道:“这位大伯找我何事?”

“谁是你大伯?”那林松看不起杨凌,翻着白眼冷声问道。

杨凌看着这个鼻眼朝天的中年男人就不爽,如今对方态度又这样,他也不想说了,直接转身就走。

林松因此更加动怒了,直接一只大手,就抓住了杨凌的肩膀,沉声问道:“我儿子林昭,是不是你杀的?根据从叠嶂山脉回来的人说,你和那刘枫跟我家林昭有仇?”

“这事绝对和刘枫无关,尽管你那宝贝儿子,三番两次地想虐杀刘枫。”

杨凌没有回头,轻笑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命就不是命?”

那林松听了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却更加愤怒了,一只小小的蚂蚱还敢说东说西,问话也不直接回答,他撇嘴说道:“赶紧回答问题!”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杨凌道。

“你的命,轻贱,不算命。”这是林松的回答。

“好!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是死仇了!”杨凌一声轻喝,便从纳戒里拿出飓风刃,回身就对着林松当头劈去。

林松哪能想到一个凡使修为的十五岁少年,竟然敢对他动手,当即一掌打向杨凌,一个半透明的掌印就向杨凌暴射而去。

谁知道那个掌印,中途遇见了一把无形的利剑,在杨凌和林松之间,掌印和利剑相互绞杀,最终共同消散于无形。

随后杨凌一步跃闪,就跳到了狮盾团那一堆人里面,他可不敢再浪了,刚才林松绝对没有用全力,不然他杨凌应该是一具尸体了。

虽然林松没有用全力,但是圣使和凡使之间的差距,谁都知道,本来作为圣使级别的林松这一击,不说取杨凌小命,重伤杨凌是绰绰有余的。

哪知道……一旁的众人纷纷惊奇地打量杨凌:这小子不简单!

林松看见杨凌能够全身而退,也是有些惊愕:“这小子的本事……昭儿,果然是他杀的。”

狠厉地望了望杨凌,林松的眼睛里几乎流出了血,杨凌这只蝼蚁,他必须在下一刻就捏死,林松怒吼道:“小子纳命来!等杀了你,再去杀那刘枫!”

林松刚想动手,刘枫的父亲刘震挡在了他的面前,文质彬彬地笑道:“林团长,这位小兄弟是我的客人,有什么误会吗?”

“误会?没有误会!”林松很激动地骂道,“你那儿子和这个姓杨的臭小子,合伙杀了我的儿子!”

刘震依然笑眯眯的,他知道,猎人团里的成员,虽然表面上亲如兄弟,但是大多是为利益聚居在一起的,为了团长的私事,成员们不可能拼命。

林松也知道这理儿,所以为了儿子的事情,林松轻易不会发动团战。

于是刘震淡然地针锋相对:“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嘛,据说你儿子是在层峦殿死的,当日进了层峦殿的人都有嫌疑。”

“好,”林松暴起眼睛来,点头说道,“好,那就让我带你儿子和这个姓杨的走,回去调查清楚!”

“我儿子让你带走了,还有活路?”刘震冷笑着问道。

谁知道狮盾团的赵信海,在一旁插嘴说道:“团长,这事儿可能真有枫少的嫌疑,让他们带走,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那个被杨凌教训过的刘辰,也在一边搭嘴说道:“对啊,枫少如果被杀了的话,那大不了咱们都把他血戮团给灭了呗!”

……

这两伙人就这么七嘴八舌地吵起来了,说开打又没打,说抓人又不抓人,杨凌在一旁听了几句也是无奈:“这伙猎人团人心不齐啊,看来还是要靠自己!”

如此想着,杨凌就偷偷的找到了刘枫,这哥们正躲房里没日没夜地修炼。

杨凌跟他把情况一说,他俩在这儿,迟早得被狮盾团的人交出去,刘枫的父亲也没有办法做什么。

二人当即走后门,偷偷地逃出嶂南镇,往叠嶂山脉去了……

济源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汉中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南通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镇江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