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流动性演练后信托公司该总结出什么

发布时间:2019-08-15 09:29:00

记者金立新6月份银行的流动性资金紧张得到了缓解,因此被一些人认为这是对金融机构流动性管理的一个“演练”。此番演练紧张的是银行,但是让许多公司也紧张了一把,虽然这种紧张可能还不是像银行那样明显,因为至少从数据看,目前市场中的资金紧张并没有对集合资金信托造成太多的影响。

虽然此次资金紧张突出表现在6月,但有信息表明,资金紧张应该从5月下半个月就开始了。从数据上看,5月份集合资金信托产品成立374款,成立规模为512.07亿元。与集合资金信托产品成立规模大幅度爆发的4月份相比,5月集合产品的成立数量和规模分别减少了1.32%和14.19%,下降的幅度并不是很大。更能说明情况的是,从信托产品发行情况看,5月信托产品发行数量大增了50.7%,发行规模增长了11.5%。从成立情况统计,一般是按照成立时间是否在当月统计的;对于发行情况的统计则是按照发行日期是否在当月统计,一般信托公司产品发行后,有些是在当月成立,有些则可能延续到下一个月成立,所以信托产品的发行情况可以说明信托公司产品发行的意愿。因此由此数据看,5月份集合资金信托产品的发行欲望还是比较强烈的,市场中的资金紧张至少在5月还没有对信托规模产生明显影响。这种影响在6月可能会有所体现,但是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在本月20日创下13.444的高位后开始回落,25日银行间市场隔夜同业拆放利率下跌75.3个基点至5.7360,隔夜质押式回购利率也回落至5.8300,由次可以看出目前市场中流动性紧张问题已经缓解。因此这种影响应该也会在7月有所减弱。

对于此次市场流动性资金紧张对集合信托的影响,普益财富的分析认为,从短期来看,此次流动性危机对集合信托市场的总体影响不大。无论是5月下旬的资金紧张,还是6月初和本次流动性危机,均未导致集合信托产品收益率的上升。其原因在于三个方面:

首先是目前市场资金总体充裕,市场上没有形成资金持续紧张、收益率持续上升的预期。从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到,目前主要问题是资金配置无效,并不是资金总量紧张。从shibor来看,期限倒挂也说明了收益率上升是不可持续的。而且,与银行理财产品不同的是,集合信托产品绝大部分期限较长,对短期的利率波动并不敏感。

其次是集合信托产品的研发配置期限一般较长,当市场利率高企、不易获得资金的时候,信托公司和融资方可以调整发行时间、延长发行期限,以求获得低成本资金,控制融资成本。

再次是目前整个经济处于低迷阶段,各类项目的内部报酬率都不高。主要以项目为基础的集合信托产品的收益率只能是项目内部报酬率的一部分,这是集合信托收益率不随其他理财产品上升的关键原因。

但是应该看到的是,虽然目前市场中流动性紧张问题得到缓解,但是从整体政策层面看,“用好增量,盘活存量”仍然是货币政策的主基调。对于此次市场的流动性资金紧张问题,有人评价为管理层的“去杠杆”行为。关于这种对银行的“去杠杆”对信托的影响,有市场人士认为,目前信托从事的多是融资类信托,且资金和项目来源中一大部分是银行,因此可以说,信托本身就是银行信用链延长与扩张的工具。对于银行的“去杠杆”持续下去,最明显的影响可能是信托的资金来源进而影响到信托的规模,更深层看,可能影响到信托的资金池问题、项目安全问题以及接盘处置风险的市场基础等等问题。从这样的角度看,宏观货币政策对于信托行业的影响应该是渐进式的。对此,信托公司应该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和相应的安排。

首先是部分信托公司资金池的问题应该受到格外关注。市场资金趋紧对信托资金募集会增加难度,信托产品一般投资的是期限较长的项目,一旦资金募集出现问题,加上短期资金长期配置等等问题叠加在一起,此番银行同业业务的景象就有可能在信托行业中重新上演。

其次是项目的选择应该被格外关注。在“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的货币政策的基调下,资金偏紧应该是一个相对长期的现象。一直以来,从紧的货币政策都是信托的好机会,但是在经历了此次银行流动性资金紧张后,银行一定会对自身的经营模式上进行调整,后续是否将有可能影响到融资企业还需要观察,因此未来的货币政策下是否还是信托公司大上规模的好时机?这一点应该慎重考虑。至少在项目选择上应该格外注意。普益财富的分析也认为,虽然此次“钱荒”未对集合信托的收益率构成显著影响,但对集合信托市场还是有一定影响。目前,少部分现金流状况不佳的项目依靠“过桥”资金归还信托贷款。“过桥”资金对利率较为敏感,出现流动性困难会使流动性资金无法接盘,问题信托产品的暴露将会增多。长期来看,如果政策效果符合预期,“激活存量信贷”成功,资金回流银行信贷系统,银行信贷会对信托产生一定的挤出效应,在市场达到新的平衡之时,信托产品发行量和收益率可能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泡沫的挤压可能会使房地产领域和地方债务平台的投资价值提升,可能重获商业银行的青睐,这两个领域的挤出可能尤为明显。

再次是在当前“用好增量,盘活存量”货币政策下,人们对于诸如房地产等行业的预期可能发生改变,在“刚性兑付”潜规则约束下的信托公司,未来是否还能够采用目前依赖市场资金接盘的方式退出进而化解自身风险,这些也需仔细研究。

企业经营中,政策风险始终是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风险。对于习惯于“低头拉车”的信托公司,通过2013年6月的市场“演练”也应该明白,未来必须要“抬头看路”了。

银屑病如何预防
杨伟平
肺气肿传染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