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原界降临 【第三章】成为荣耀圣殿继承者第三节

发布时间:2019-09-24 16:45:36

原界降临 【第三章】成为荣耀圣殿继承者第三节

“你渴望力量吗......”

邪恶的声音萦绕在伊芙琳耳畔,挥之不去。

“谁在那?”

“你渴望力量吗……”

伊芙琳的感触很微妙,指尖绵软到发麻,脚下的地面犹如细沙一般柔软。身上似是被水浸湿,在触摸的那一秒又很干燥。然而手刚刚离开,又觉得很湿润。周而复始……

梦境?

凭空浮现的声音虚无缥缈,周遭被树木包围着,上空的树冠如漩涡般回旋,四周的红光越来越盛,那群红色的怪物兴奋地上下窜动着。树叶开始成片地凋零,在落地的过程中被这极其不详的红色吞噬着,最终化作灰烬。

感受不到风的律动,却听见呜呜作响的声音,树干飞速地枯萎下去,越缩越小。伊芙琳可以看见天空了,却是无边无际的血红,连浮云也被映衬得火红。地面开始升温,就在伊芙琳面前,地面汩汩冒出红色的液体,似是血液一般,散发着刺鼻的腐败气味。

那片血池越来越深越来越大,池面似是沸腾一般冒着气泡。在池子的那一端,一处由骨架堆积而成的座椅逐渐清晰。

伊芙琳感到浑身的气力似是被抽离一般,绵软地瘫倒在地。此时的情景似是而非,仿佛藏在记忆深处,但细想又毫无根据可寻。

伊芙琳竭力尝试站起来,无奈失败,只得让自己的上半身伏得更高一些。怀中多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啼笑着又不知是在哭泣。

“你渴望力量吗……”

这个声音这么近那么远,在伊芙琳的脑海中徘徊,久久没有消散。

那群红色怪物涌向骷髅座椅,一个身着红色长袍的女性渐渐显露身形。

她披着陈旧的红色的斗篷,头发很长,几乎拖到地面。她的右腿自然地搭在左腿上,白皙的皮肤在红袍的裙衩中裸露着,仔细地打量着不远处那个正伏地不起的伊芙琳。

“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生物了......精灵,唯一接受过神明祝福的物种......”

那个女人的声音渐渐清晰,显得很苍老,却底气浑厚,像是被风雨洗刷千年之后的磐石一般坚韧,这声音具备的压迫力显然远远超过了那群红色怪物。

伊芙琳咬紧牙关,仔细回忆着来龙去脉,但恐惧正将她吞噬。她一再质疑着所处之地,但潜意识一遍又一遍地强调这个环境的真实性。

已经如此,还能奢望活着走出去不成?

她的心底浮现出如此“毫无缘由”的想法。

“我的奴仆告诉我,我这千年鲜有人迹的寒舍今天终于有了客人。我必须要好好地招待招待......毕竟对我这种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客人,重要极了......”

那个红衣女人的声音很平稳,没有任何情绪但不断滋生出恐惧。她缓慢地起身,走向伊芙琳。她没有绕开隔在中间的血池,却如履平地一般,只在红色的池面上留下一连串的波纹。

伊芙琳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花了眼,这个女人似瞬移一般,每一次向前移动都跨越着极大的距离,转眼已经到达她的面前。

这个女人赤脚站在伊芙琳的面前,指甲的颜色如血液一般妖娆。她红色的长袍确实有些陈旧,下摆因自然磨损程度不一地损坏了。

直至此刻,伊芙琳甚至无法判断环境的真实与否,面前的女人几乎触手可及。

“哦,你不用这样费力地抬头。”

红衣女人注意到伊芙琳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颤抖的身体,她一抬手,地面生出许多红色的物体,没有规律地浮动着,完全无视着被它缠绕的伊芙琳的挣扎,随后,将她托在半空中。

“啊!”伊芙琳轻叹一声,声音却诡异地消失在空气中。

“嗯?”襁褓中的婴儿凭空出现在红衣女子的手中,她笑道:“这小家伙身上竟然有这样的宝贝......白钻......我曾经很喜欢,但是现在已经对它没有兴趣了。”

红衣女人转将目光回到伊芙琳的身上。

“我们来聊聊你吧,年轻的女精灵。你的名字是什么?”

伊芙琳惊讶地注意到此刻自己的身体一丝不挂,红色物质此消彼长地缠住她的四肢,让她呈大字型浮在半空中,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那个红衣女子面前。伊芙琳尝试着挣脱,但发现这红色物质出奇地灵动且绵软,无论她怎么挣扎

原界降临  【第三章】成为荣耀圣殿继承者第三节

,最终还是会被迫限制住行动。

她甚至连自己的心跳都听得很清楚。

“你想做什么!?你到底是谁!?”

伊芙琳几乎是在咆哮。当下的情形让她感受到无比的羞耻,对于一个精灵来说,身体被侵犯几乎比伤痛和死亡还要难以承受。

红衣女人抚摸着伊芙琳,就像红色怪物先前对她做的一般。她明亮的眼眸中闪耀着难以揣摩的光彩,艳红的嘴唇轻微的张合,声音和她的行为一样平静自然。

“我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的名字是凯拉。”

“凯拉......崔兰希尔?!”

伊芙琳震惊了。对于精灵而言,凯拉·崔兰希尔这个名字不可谓不如雷贯耳。作为第二纪元开创时期登陆原界的四位精灵魔法师之一,她几乎是能够和迦娜女神相提并论的上古人物。

“崔兰希尔?是的,我记得这个名字,不过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凯拉轻蔑的笑言着。

这样的距离,伊芙琳能够很清楚地看见凯拉端庄的五官,妖媚之下竟然透露出些许只属于高等精灵法师的端庄。虽然并不知道这几千年中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伊芙琳可以确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凯拉的发色是接近黑色的血红,全身上下,无处不散发着邪魅的气息。

眼前的凯拉,断然和近神级别的精灵魔法师搭不上边,那些魔法师通体都散发着高贵。当然,她自己也表明“崔兰希尔”是过去式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年轻的女精灵。需要我重复一次吗?”

凯拉的语气忽然像冰一般寒冷。

“放开我,如果你还有作为白魔法师的尊严和良知!”

伊芙琳怒道。但她的声音却如蚊蝇般渺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第一,我不是什么白魔法师,我现在是这片土地的领主,你可以称我......血池领主......”

凯拉的神情开始严肃起来,她的手在伊芙琳的腹部来回游走了数次,接着竟然融化一般伸入了伊芙琳的体内。

凯拉接着说道:“第二,要得到我想知道的,我有很多手段,并非一定要你开口!”

“啊啊......”

在凯拉的举动下,伊芙琳双眼空洞,无力地呻吟着。一股红光在伊芙琳的腹部扩散开来,游遍她的全身,最终汇聚在她的头部。

“啊......星光精灵......有着不错的魔法天赋......”

凯拉双眼透出红光,嘴里缓缓吐出这些信息,仿佛在解读伊芙琳的记忆一般。

伊芙琳空洞地看着天空,在一阵微微抽搐后,四肢绵软地垂了下来,仿佛失去了生命一般。她感到自己被一遍又一遍地掏空,所有都从体内被抽离,仿佛从来不属于她一般。

片刻之后,凯拉从伊芙琳的身体中抽离她的手,随即一挥,那个浮在空中的女精灵重重地摔在地上。随后,伊芙琳猛然沉重地呼吸,止不住地咳嗽。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获取我感兴趣的信息而已。当然,我已经得到了我想了解的一切。”

凯拉微笑着俯下身子,托着伊芙琳的下颚,神秘地问道:“伊芙琳·星光,你渴望力量吗?”

伊芙琳依旧止不住地干咳着,但她的眼神将信息反馈给了凯拉。

“喔......你不愿意。你当然可以选择轻松地死去,但那个孩子该怎么办呢?”

“你......你想说什么......”

“以你现在的能力,就算我放你离开,你又能有何作为呢?”诡异的笑容在凯拉的脸上肆无忌惮,“你现在甚至连从地上爬起来都做不到。”

“我......”

伊芙琳迟疑了。从见到凯拉到现在,她无时无刻不在尝试站起身来,但都以失败告终。而现在的状况,甚至不是因为打斗造成的。数个日夜的饥饿与放血,已经榨干了她最后的体能储备,以现在的状况,连要走出这片森林都成了假想。至于未来?伊芙琳还没有想过。她还没有办法去想。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守护着你......”凯拉模仿着伊芙琳的语气,接着似是听了什么令人捧腹的笑话一般,大笑不止,“哈哈......我原来还在想你会有着怎样的觉悟。现在看来,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你不过是这片大陆不幸的低等生命之一,最终只能参和一些可有可无的小事情。”

伊芙琳紧皱着眉头。无论凯拉的话多么令她气愤,但她都无法否认这些话是多么有理有据。伊芙琳无奈地攥紧拳头,太多的愤恨积攒在胸中,却无从说起。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她被困在这片丛林之中,她趴倒在这个堕落的魔法师面前,她甚至衣不附体地完全暴露在这个环境下都没有能力去改变。

凯拉站起身来,走到小克劳德的身边,接着抱起那个眨巴着眼睛的婴儿,似是自言自语一般:“神奇的小家伙,你看起来真的很可爱呢。喝着血长大的半精灵,真是讨人喜欢......”

伊芙琳凝视着不远处的凯拉,目光中甚至喷出火来:“你,离他远点!”

“那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渴望力量吗?”

看着此刻挣扎着的伊芙琳,凯拉笑了。

……

忽然,画面停顿在那一秒,一道光在伊芙琳眼前闪耀,刚刚的一切随之烟消云散。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血色森林、凯拉、血池、天花板、阳光、床铺……交错着出现。伊芙琳无法使唤自己的身体,身后的血色旋涡又一次以强大的引力将她吸入谷底,不断地坠落着。

安康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治疗白癜风方法
上饶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北京玛丽妇儿医院专家
在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