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无人认领的遗体

发布时间:2019-08-15 10:24:52

在殡仪馆,有一种特别的现象,就是存在大量无人认领的遗体,给殡仪馆造成巨大的负担。这是否与当前 死不起、葬不起 有关,还有待观察,但殡葬改革的探索中,这个问题也亟须解决。

死亡本是对生命的告别,但有的生命在死亡以后,面临的不是有尊严的告别,而是被遗忘。

北京市通州殡仪馆的遗体登记流水册,记录着一页又一页的遗体信息。这本登记册的信息每天都处于更新流动中,一天可能增加10个左右。如果有尸体被人认领送去火化,工作人员就会用红线把登记册中的名字划掉。但还有一大部分遗体信息,已经在这本登记册上存留了数十年之久。

这些迟迟没有被划去的信息中,一大部分遗体的姓名栏写的是 无名尸 ,死者的所有信息都无从证实。还有一部分遗体有姓名,但没有家属来认领。少数遗体曾有家属来确认过,但因为涉案、家庭纠纷等各种原因,遗体被搁置在殡仪馆中,至今无法火化。

遗体在冷藏柜放了18年

现在殡仪馆存放的遗体有一百多个,无名尸占一大部分,有名的也找不到主。 北京通州殡仪馆副馆长罗建军介绍,在这些遗体中,公安部门送来的占一半以上。此外还有医院拉来的遗体,在医院急诊室里,无名无主的人死去以后没人认领。医院冰柜有限,时间长了只能把这些遗体拉到殡仪馆。

殡仪馆中,每个遗体都放在尸袋里再冷藏,每个袋子都有对应的编号。据罗建军介绍,医院拉来的遗体大部分完整。公安送来的遗体有些只有一个胳膊、一条腿,也都好好保存在尸袋中。时间一长,有些尸体也已经发黑风干,不成人形。

如果有家属来找遗体,肯定都能给他们找出来。但是很少有家属来。 罗建军说。一方面是联系不到家属,另一方面,殡仪馆不可能花精力去寻找,只能等家属自己找来。但是现在登记在册的遗体,这么多年,很少有人来找。

殡仪馆登记册显示,这些无人认领的遗体中,最久的已经在殡仪馆放了18年。最新的无名尸信息,更新于2014年。但很多遗体都是常年积累下来,无法处理掉的。从2000年,到2004年、2007年,大量遗体信息登记入册后,就再也没有被撤下。

罗建军看着登记册上的信息回忆说,这个是附近小区烧死的,公安局拉过来后就没人管了;这个是喝农药去世的,家属也没来找,可能是外地人;这个老太太因儿子不赡养,被饿死。儿子被判刑以后,她的遗体还在殡仪馆放着,七八年没办法火化。

据了解,通州殡仪馆有 6个柜子利用频率高,流动量大。送来的遗体可以在这里暂存一段时间,需要火化就移走。那些一直没人认领的遗体,只能往殡仪馆的冷藏库中移。无名尸越来越多,只能增加冰柜的数量。

现在产生的费用已经很多了。 罗建军说,冷藏费一天50块钱,一个人一年要用一万八左右,所有遗体加起来一年大约要耗180万。对于那些在殡仪馆中放置十几年之久的遗体,这些年累计下来的成本更是天文数字。冰柜也由殡仪馆购置,没有补贴,所有的成本都由殡仪馆来承担。

但罗建军表示,因费用而不认领遗体的情况并不多。一般情况下,如果家属觉得费用高,殡仪馆会给予减免。因为再怎么收费,也收不回成本钱了。殡仪馆属于公益事业,重要的是这些遗体能得到妥善处理。

据《北京市殡葬管理条例》第九条规定,正常死亡者的遗体,凭医疗卫生机构出具的医学死亡证明火化。非正常死亡者的遗体和无名尸体,凭公安部门出具的死亡证明火化。

但现在公安送来的一部分遗体是涉案的,案件没处理完,殡仪馆不能擅自动尸体。 罗建军说。此外,如果需要火化,需要直系亲属拿身份证过来签字。那些没家属认领的遗体也就无从处理。

民间力量的无奈

据统计,每年全国都有数以万计的无名尸体产生。在无名尸以合理方式处理不畅的情况下,有民间力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54岁的河南洛阳人张大勇,1991年生病卧床,全身 0多处关节强直僵硬不能活动,至今已瘫卧在床27年。但他却于2011年,在家人和志愿者的陪同下从洛阳出发,途经广州、福州、南昌、深圳4市,到有关部门搜集无名尸信息500余例。历经40余天,完成了 卧行中国 公益行动第一站。并于2012年创办了全国首个 无名逝者数据库 网站,坚持收集无名逝者信息,当时被媒体广泛报道。

2018年7月10日,榆林市绥德县定仙焉镇界首村黄河内发现一未知名女尸。年龄50岁左右,身高1.65米,花白长发,发长25cm,高度腐败。上身着黑色线衣,米色背心;下身着黑色线裤,红色内裤,脚穿黑色皮鞋。 这是张大勇的网站上最新更新的遗体信息。

从网站创办至今,网站上收录的无名逝者信息已经有2000条左右。

6年过去了。张大勇对本社记者说: 现在每天都有联系我寻亲的人,但是每天也只有一两个。知道这个网站的人太少了。 此外,因为关注度不够、无名尸又属于比较冷僻的领域, 卧行中国 第二站也可能无法顺利进行。

张大勇说,每年全国都会产生很多无名尸体。这些尸体中,有些是走丢的小孩;有些是有疾病、健忘症、走了回不来的老人。这两者占无名尸体的大部分。虽然现在有了网络,但信息的发布过于零散,寻亲家庭在浩如烟海的网络信息中依然不容易找到自己的亲人。

此外,张大勇认为,无名尸的确认有一个特点,本地的好找,但跨省的就有困难。改革开放后,人口流动量大,很多无名尸都是外地人。对于寻亲家庭来说,一方面遗体信息发现困难,另一方面,跨省寻亲产生的费用也让很多家庭苦不堪言。

曾有个洛阳的老人来张大勇这里寻亲。他的爱人患有精神病走失了。长时间找不到爱人后,这位老人怀疑爱人可能已不在世了。于是他挨个去了河南省的18个殡仪馆,把女性无名尸全部看了一遍,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张大勇说,全国这样的家庭很多。如果把全国的无名逝者信息搜集起来,那他们在家中依靠网络就可以寻亲。无名尸体不处理,是一种无效的社会资源浪费。如果能把信息集中起来,让他们尽快找到家,入土为安,就可以化解这个问题。 这个平台的价值就在于此,但是现在没有体现出来。

通过对这些事的关注,推动全国性无名尸体管理条例的出台,从根本上解决无名尸的问题,这是张大勇的最终目标。 但如果 卧行中国 的第二阶段无法进行,那这个目标也只能成为一个美好的愿望了。

问题在于 无法可依

针对当前无名尸处理难的现状,张大勇认为问题在于 无法可依 。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统一政策来解决无名尸体处理的问题。警方、医院、救助站、火葬场,哪一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把遗体堆在了殡仪馆。很多地方只提出要制定相关条例,但一直没落实。有条例的也并不完善。

据媒体报道,日前,广东省民政厅召开会议,部署全省长期存放无人认领遗体处理专项行动。专项行动将持续半年,将对长期存放的无人认领遗体,进行科学分类,精准施策。据了解,广州已经是针对无名尸体管理相对成熟的地区。其自2012年1月1日起施行的《无人认领遗体处理办法》规定:无人认领遗体由民政部门在本单位公众服务网和殡仪馆公告栏进行公告,自公告之日起60天内仍无人认领的,殡仪馆可以对遗体进行处理。

除广州外,还有其他地方如钦州市、玉林市、长春市、珠海市、乌鲁木齐市、青岛市、包头市等出台了相关条例。其中《青岛市非正常死亡尸体火化规定》第九条规定,医院内的查找不到亲属的死者,由医院写出死亡报告,在死亡的七日后火化;如需检验或鉴定的,经医院所在区(市)公安部门检验或鉴定后,交殡仪馆火化处理。

《包头市殡葬管理办法》第10条规定:无人认领遗体由公安机关通知殡仪馆接收。公安机关应当及时发出认领公告, 个月内无人认领,由公安机关作出鉴定结论后,由殡仪馆火化,遗体保存和火化所需费用由同级财政拨付。骨灰由殡仪馆负责保存。火化后12个月内,骨灰无人认领的,由殡仪馆向当地殡葬管理部门备案后就地深埋。

但我国统一的《殡葬管理条例》并没有对无名尸的处理做专门规定。

现在关键是没有人牵头处理这件事。 罗建军说, 希望多方合作沟通,出台相关条例,建立统一的协调处理机制,把这些无人认领的遗体处理好。建议遗体到一定时间可以火化,骨灰可以再保存一定时间。

吉林最好的研究院治白癜风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南京新协和医院评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