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黑长直女王 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一更)醒入梦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3:01

黑长直女王 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一更)醒入梦

决斗,已经真正地进入到最后时刻了,在几乎所有人眼里,这场决斗都已经没有悬念了。

就在刚刚,水晶最后一次率领着恶魔的军团发起了冲锋,但还是溃败了,一败涂地。

司的军队已经全面入侵了菲碧的城市,菲碧的方面甚至已经做不出一点有效的抵抗了……

似乎……决斗已经要结束了……是吗……

那么菲碧……现在又在哪里呢……

……

……

菲碧在等着自己的最后时刻。

她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无比的平静,像一个死人一样的平静,她就这么看着天花板,用这种恐怖的平静表情。

没有了慌乱,没有了不甘,也没有了任何所应该有的一切……

她只是在等着……

如此而已。

出现在菲碧床边的,赫然正是黑魔女法琳。而菲碧看见了她,似乎也根本没有意外。

再次见到这个人,菲碧没有喜,也没有悲,没有情绪大变,没有惊慌失措,她依旧平静着。

法琳将手抚上她的眼睛,“睡吧,孩子。”

然后,菲碧就这么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菲碧闭上眼睛。

在最后……她想起……很久很久以前……赫卡忒也是这么温柔地对她的……

这次……真好……你终于不会走了……

……

……

菲碧的领地已经完全被占领了,菲碧已经几乎是彻底的失败了,但她毕竟还没有真正彻底的失败。司现在就是要完整地给这个决斗画上一个句号的。

可她却没有想到

,自己在菲碧的房间里……看到了黑魔女法琳?而且菲碧躺在床上,似乎已经逝去了的样子?

短暂的一刻,司的大脑稍稍有些反应不过来。

可法琳只是笑着。面对着自己这个徒弟,“看来你也忘了很多事呢,赶快去回想起来吧,想起来了,你就不会惊讶了。”

一边说着,法琳从司的身旁走过,而司身体里的暗月却全然没有阻止。尽管赫卡忒和莉莉丝都彼此知道了对方的存在,但两个月亮却谁也没有先去揭露谁。

司就这样……莫名地也昏睡了过去……法琳则接住了她的身体。

如果还清醒着的话,司会在自己的这位老师身上发现一些端倪……但现在,她已然陷入沉睡……她也再次记起了一个名字……

那是……她在还是一个男性的时候的名字,在他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

那个名字……是……墨叶。

……

……

一如往日,墨叶从一个又一个路灯底下走过。简单的直线,一直延伸到那个普通的家。

一成不变的路边景物,千篇一律的街道,对于已经在同一条放学路上走过了两年多的他。熟悉得都不必再多去反应。

小区里很安静。

奖金十点钟的夜晚,这样的安静于他,也再熟悉不过。高三的学生,也总是放学得很晚。

每次回来的节奏都是三声“响”。第一声响,小区进来的刷卡,第二声“响”。不必数下去,径直到了第五栋楼,打开楼门。

二楼的大花盆,依旧摆在角落里。

三楼的鱼缸,仍静静躺在一张弃置的桌子上。

三四楼交接的楼梯所面对的窗户前,还是那不知什么人放的花,花前还有某教的小册子。

第三声“响”,就是五楼。五楼左侧住户的门,他已经至少开启过上千次。

上千次的开启,却没有给他带来过什么“惊喜”。

现在掏出钥匙的他,再一次地,咔哒,打开了门。

可是没有回应。

墨叶没有计较这和平常稍有不同的变化,他打开了大厅的灯,又打开的书房的灯。

父母的屋子里没有人,卫生间也没有,厨房也没有,

当然,客厅更没有了。

这么晚了,他们去哪儿了?甩了甩头,他没有继续想下去。

从书包里掏出课本、作业,一如往日。

……

为什么一直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

把笔缓缓放在桌子上,看了看头顶上的石英钟,已然十一点半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缓步来到大厅,大厅的灯依然是亮着的,门一直是关着的,父母的房间还是暗着的。

怪了。

想了想,他打开了电视。

一边看着无聊的节目,一边坐在大厅的沙发里等等,渐渐地,他趴在了沙发里面,连眼睛也睁不开。

……

视野里很是昏暗。

模模糊糊地觉出这是个地下室。

一个小女孩,一身脏兮兮的暗色连衣裙,整个身子像是埋藏在角落里一样。

那双眼睛,看着他。

……

猛地醒过来。

大厅的挂钟上,时针都已经过了2了。电视屏幕上一片雪花。

奇怪……似乎自从接了数字电视之后……就没见过这种雪花了吧?

可他还是没有计较,就这么闭上电视机。

就算不计较……这心里还是越发疑惑了。

可虽然是疑惑着,脑子里的倦意却又不容得他多想,洗了把连,沉沉地,在屋子里睡去。

时间是2>

……

在梦里,他走出房间,穿戴整齐。数字手表上“2:39”很是明显,这手表还是小时候在游乐场,父母给他买的,和某知名教授的米老鼠大概是一个款式吧,现在,表盘就闪着荧光,在黑暗之中。

他轻轻敲开了邻居的门,五楼右侧的房中一片漆黑,不见人影,就像是有什么人为他打开了房门一样。

可他却并并不觉得奇怪一样,走了进去。

黑暗像是雾气一样消散,他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封闭的电梯里。

电梯缓缓地上升,六楼、七楼、八楼……甚至……是原本并不存在的九楼

是的,现实中,他家所住的楼房,最高就是八楼了。

电梯们“叮”地一声打开,他的身体就仿佛有自主意识的,自动迈步走了出去。

他来到了天台上,

一个小女孩背对着他,穿着洁白的连衣裙……甚至是雪白的……

明明天色这么暗,他却能看到光亮一样。

她面对着画板,也面对着昏暗的天空。

而他,就这么不收控制地自动走向前去,看到那面孔,和地下室里的小女孩,一模一样。

他试图去看她的画。

……

闹表惊醒了他。

他第一个反应是去看看父母的房间。而面对着他的,却依旧是整洁如斯,无比安静的屋子,除了他,再没有别人。

隐隐地,内心种生出些许不安来。

他拾起机,给先播了一个号码。

嘟……嘟……嘟…>

没有人接听。

又播了一个,却还是同样。

怎么会……

有点儿失魂落魄的感觉,他决定吧带上。

是哪儿不对劲呢……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有一种不和谐的感觉……

他抬眼看着窗外,终于觉出是哪里不对劲了。

……这……真是一个过于安静的早晨啊……

外面的街道上,没有一辆车,没有一个人吧,

视野里,更是完全没有任何移动的物体。

仿佛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他一人。

可他当然也知道,现在不是在梦里。

发生了什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丝丝恐惧感终于产生了,对于这个突然变得安静,变得陌生的世界。(未完待续。。)

&感谢咲いた花的打赏

池州治疗妇科费用
廊坊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湖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池州治疗妇科医院
廊坊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