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金牌主持 第298章 重新更换合同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1:47

金牌主持 第298章 重新更换合同

“那行,你既然已经从Hypnus公司脱离了,你无法替Hypnus公司做主,那么,现在我要求你以楠浒电视台综艺频道总监的身份,向Hypnus公司发一份正式的通知,告诉他们楠浒电视台收回《非诚勿扰》经营权以及各种版权,让他们派代表过来和楠浒电视台重新签订一份合同。如果他们不按时间要求过来改签,电视台以后将拒绝向Hypnus公司支付任何费用!”冯仁坤继续说了下去。

“台里这么做的话,Hypnus公司可以拿合同告到法院,白纸黑字进行过公证的合同,台里必须无条件履行!否则将承担所有违约。”姚承洲显然不准备向冯仁坤让步,这吃相也太难看了!

“你觉得,这一纸合同,就可以让台里屈服吗?”冯仁坤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我认为,不管是公司还是个人,不管是做什么事,一定要有契约精神,签定的合同,就一定要执行。”姚承洲不卑不亢地回答了冯仁坤。

“好吧,那我正式通知你一件事,光腚总局来人了,他们接到大量投诉,说《非诚勿扰》节目里面有大量低俗内容、而且宣扬拜金主义,对社会造成了很不良的影响,将会对节目进行审查。第三期节目很可能会被停播,按照合同约定,如果节目因低俗等原因被封杀,一切由Hypnus公司承担!你让Hypnus公司方面做好节目停播的准备吧!”冯仁坤冷着脸把一纸通知递到了姚承洲的面前。

很显然,投诉也好、低俗也好、拜金也好,都只是个理由,《非诚勿扰》节目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按照以往的惯例,换了是别的节目,广电总局的调查也只是走走形式,楠浒电视台可以花不大的代价找人解决了这个麻烦。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非诚勿扰》火了,一年有几十亿的利润可图,当然不想把这块肥肉让给他人,所以借广电总局调查之名,逼迫Hypnus公司向他们低头,拱手让出《非诚勿扰》的经营权和所有版权!

“你!太过分了!”姚承洲无比愤怒地看向了冯仁坤,他在这一行做了很多年,当然知道这里面潜规则,现在冯仁坤显然是拉下脸想要不择手段强行吃掉《非诚勿扰》了,楠浒电视台再怎么改制,仍然是国家单位,背后还有广电总局撑腰,Hypnus公司硬怼的话,就算手上有一纸合同,也会被对方利用国家单位的身份和手中的权力彻底玩死玩残!

不说别的,一纸停播令,就可以让合同变成废纸!

霸王合同上写着,如果节目因政治、宗教、涉黄、低俗或者其他原因被广电部门停播,一切由外包公司承担!

但是,对方的条件绝不能接受啊!

汪老师辛辛苦苦、顶着巨大的压力做出了《非诚勿扰》这样一档具有开拓性、创下收视率纪录的节目,又顶着巨大的压力把冠名权卖出了两亿元的天价,这里面还包含有汪老师提供的创意,楠浒电视台说一声就想把这一切拿走,也太没有天理了吧?

本来这件事上,姚承洲就觉得欠汪谦的,这下回去他更没办法向汪谦交待了。

“承洲,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到这一步,对大家都不好不是?楠浒电视台有很多节目可以做,就算没有了《非诚勿扰》也一样能办下去,就算取消了和Hypnus公司的合作,我们还可以办出个《非诚也扰》或者《非诚不扰》之类的,有楠浒电视台的平台和宣传,就算《非诚勿扰》改成《非诚不扰》也一样能火,到时候就算Hypnus公司拿着《非诚勿扰》的版权,又能对楠浒电视台怎么样?Hypnus公司有什么?一旦和楠浒电视台闹崩,Hypnus公司连狗屁都算不上!”

“Hypnus公司只要愿意改签合同,一切都好说,两亿的冠名费也好、其他广告费用也好,归根到底,没有楠浒电视台的平台,Hypnus公司一分钱的广告费也赚不到,这道理我想我就算不说你也能懂。可能你觉得Hypnus公司拥有《非诚勿扰》的版权,就算离开了楠浒电视台,去到其他电视台或者自办络电视也可以继续做下去,继续赚广告费。但你有没有想过?其他电视台根本没有这种外包节目的机制,如果你们自办络电视的话,一个激怒了光腚总局的电视节目,想要全封杀简直不要太容易!”

“识时务者为俊杰,承洲,你是在楠浒电视台工作多年的老员工了,有些道理我不说你应该也会懂,响鼓不用重锤,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有些事情,台里既然决定下来了,你再怎么反对也没有意义,搭上你的事业和前程就更不值了。”冯仁坤软硬兼施地向姚承洲劝说着。

“我只是不敢相信,楠浒电视台能做到今天这样靠的是什么?领导层做事不应该是这种风格吧?冯台长您亲自上阵,不觉得这样吃相太难看了?如果真心想协商的话,可以提高承包费、或者电视台放弃收取固定承包费,改为按利大家分成,为什么一上来就提出收回《非诚勿扰》的经营权和全部版权?冯台长,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隐情?大家都是聪明人,这样强抢的做法,弄到两败俱伤,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姚承洲沉默了半晌之后向冯仁坤提了出来。

“承洲,你是楠浒电视台的老员工,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有些事我也不瞒着你了。但是,下面我说的这些话,是没办法放到台面上来说的,是看在我们私交上我才愿意告诉你的,你愿意听的话,我就说给你听,如果你不愿意听,那就算了。”冯仁坤也沉默了好半晌才又开了口。

“您说。”

“当初你好几次向台里推荐汪谦这个主持人,说他很有才华,特别是在策划电视节目方面很有一套,做出过不少成绩,但台里一次一次都拒绝了,你不明白是为什么吗?”

“因为他在邶浒电视台那些事情?”

“看来你还是知道的,虽然邶浒广电、邶浒电视台很烂,刘国庆、贾庆捷、沈焘那些人被抓进去都是应该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把邶浒电视台掀了个底朝天、还骂广电系统都是王八的主持人,广电总局那边对他会有什么好印象?”

“据我私下了解到的情况,广电总局几位主要领导都非常厌恶汪谦这个人,不想他在电视屏幕上出现,现在广电总局要审查《非诚勿扰》,所有理由都只是借口,最关键的原因,是因为这节目是汪谦做的!而且汪谦是节目的主持人!”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看好《非诚勿扰》,台里不给他任何宣传、汪谦小打小闹、自生自灭,碰了一鼻子灰、欠下一屁股债自己也就消停了,广电总局乐于看到这结果,也就不会主动干涉什么,反正他再怎么闹腾也没什么影响力。但是现在呢?《非诚勿扰》创下了收视纪录!影响力已经覆盖整个,继续让他做下去的话,汪谦很快将借这个节目步入国内一线主持人的行列!”

“他如果火了,影响力越来越大了,广电总局几位主要领导的脸往哪儿搁?而且汪谦这个人一看就是很容易膨胀的那种,没出名之前就闹得邶浒电视台不得安宁,台领导走马灯一样的换,一旦他出了名,他会把广电总局领导放在眼里?广电局领导会看他坐大,然后骂他们都是王八、一个一个全都掀翻?”

“别以为台领导都是傻子,不重视人才、抢着摘桃子!这行业水深着呢!台里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保护这个节目!如果你执迷不悟陷入太深,到时候就算台里想保你也保不住!”

“这个节目没了,对你们Hypnus公司是灭顶之灾,但是,台里能有什么损失?就算没有版权,也不过是换套班子、换个名字,改成《非诚不扰》继续播出。观众才不会在乎总导演、主持人被换的事情,该看的还是会看,收视率就算下降一些也无所谓,只要维持在2以上,都是台里能接受的。”

“所以,想要广电总局放过《非诚勿扰》,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经营权和全部版权收回到楠浒电视台,然后把总导演、主持人汪谦换掉,这样以来广电总局看《非诚勿扰》顺眼了,自然不会找节目的麻烦了。话说到这份上,你要是还不明白我也没办法了。”冯仁坤停下来看向了姚承洲。

“我明白。”姚承洲低下了头。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很清楚了,《非诚勿扰》让汪谦一夜之间火了,成了著名主持人,广电总局不爽了,想封杀刺头汪谦不好直接下手,于是给楠浒电视台施压,要求把汪谦剥离出《非诚勿扰》。

楠浒电视台早就后悔外包合同只要了三千万,眼馋一年三、四十亿的利润,这时候正好趁火打劫把《非诚勿扰》给强抢了,还把理由说得无比冠冕堂皇。

大庆市第五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博爱口腔科
中国nk细胞治疗医院
秦皇岛治白癜风费用
镇江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