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狐心勿语 二百零二章 道衣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4:39

狐心勿语 二百零二章 道衣

菩提讲了一个很长很长古老的故事。

三千年前,那石猴天生地养,无因无果,一身所学本领,皆为道家玄功法门,可他的命中却有着无生量劫,为顺天而行,菩提只得将他拱手让予天庭,遁入佛门,好渡过量劫,奈何那石猴却疑心他的用心,只当被他所抛弃,伤心欲绝,他本以为天庭会厚待与他,奈何一介小小官职的侮辱,彻底激怒了石猴,在被封印与五指山时,石猴用尽一身功力,聚成诅咒,每二百年,便有天灾降临,届时民不聊生,哀鸿遍野,以消他心头之恨。

他这么做,苦的是百姓,菩提不忍,便每二百年,差信使在三界之中游荡,好找到应劫之人,来化解灾难,如今百年之期悄然而到,而这一次的应劫之人,却是水不弃。

他夜观星海,那颗北冥之星赫然指向帝丘,而在我去找菩提之前,他便推算出,哥哥正是应劫之人,这才难得出山,亲自求了天帝,一来是为了报答当年父亲的救命之恩,不至于让他白白丢了性命,二来,也是为了天下苍生。

牵扯到大圣,我脸上顿时冷淡了几分,大圣的性子爱恨分明,断不是胡来之人,原来还有这么档子事,我斜蔑菩提,言语中不知不觉带上了一丝嘲讽,“自知今日,当初又何必将他赶出山门,要知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定是将你当作了亲生父母!”否则哪里来的如此大的怨气,竟要让天地数万生灵陪葬!

许是大圣与无言乃是一脉而生,我心中自然多了许多的悲戚,说话便也没了好气,话音未落,菩提脸上的淡然便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尴尬。

爹爹轻咳一声,“语儿不得无理,道祖这么做,也是必不得已。”

我轻声冷哼,不置可否,纵然因着无生量劫不得已而为止,也不该将大圣弃之如敝履,如今就连哥哥也得为他当年的错误奔走周旋,原本看菩提住在此处离五指山不远的地方,我心中还有着一丝心酸,彼时却全然消散。

在我的认知中,若当真是为了一个人好,也大可不必做到如此决绝,当年菩提那句逐出山门,当真是伤了大圣的心,我记得雾灵山中那些日子,他时常与无言把酒月下,那醉酒后的一声声嘶吼般的质问,如今想来,何其心痛!

“罢了!”一旁静默良久的哥哥突然出声,他定定的看向菩提,“道祖只说,需要不弃如何做!”

“哥哥!”我嗔责的瞪了哥哥一眼,想要阻止他,哥哥却温柔的笑着,冲我摇了摇头,“语儿,不要胡闹!”

水不弃心中了然,天劫将至,既他是应劫之人,是断断不可推脱的,用天下万千生灵换来的生机,他哪有视而不见的道理,安抚下小妹,水不弃转头,看向菩提,“道祖但说无妨!”

心中那丝如影随形的阴霾,让他有些急迫的想逃离,逃离眼前的一切,或许远离此处,在人世间游走的契机,可让他将心魔驱散开来。

菩提似感激的看了眼水不弃,手中华光轻闪,只见他衣袖一挥,一道泛着金光的道衣赫然出现,那里面隐约传出阵阵龙吟声。

“这是无上道衣。”菩提轻声说道,“你只需穿上此衣,自然会明了你的使命。”他顿了顿,颇有些深意的看向水不弃,“人间五十年行走,届时,脱下道衣之时,也是解开你心中疑惑之时。”

我心中一惊,下意识看向爹爹,可爹爹却如老僧入定一般,只慢悠悠的喝着茶水,恍若未闻。

菩提言毕,抬头看了眼天边,复转头过来,“时辰刚刚好,你若明悟,便即刻启程吧。”这话,是对着哥哥说的。

哥哥深邃的眉眼越发沉寂下来,目光中如同星辰一般,无波无澜,他依言轻缓起身,毫不犹豫的朝道衣走去,两手轻抓,将道衣穿在身上,没等我反应过来,那道衣华光一闪,隐在他的身上,顷刻之间,哥哥的气息仿佛出尘一般,焕然一新,若不是眉宇间的那丝温柔,我似乎都要认为这是另外一个人了。

这时,许久未曾言语的爹爹抬起头来,他淡淡的看向菩提,“多谢祖师!”

菩提轻轻摇头,他越过狐帝看向淡然而立的水不弃,微微一笑,“去吧!”衣袖翻飞间,原本站在原地的哥哥忽然消失。

我豁然起身,震惊的看着哥哥消失的地方,突然有点想哭。

长春治疗银屑病哪里最好
天津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里最好
日照治疗男科方法
遵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