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今年的奥斯卡影后选得太对她的独立强硬在中

发布时间:2019-04-04 00:14:16

文 | Alias 第90届奥斯卡闭幕,弗兰西斯 麦克多蒙德就像大多数人预测的那样,凭仗《三块广告牌》第二次

文 | Alias

第90届奥斯卡闭幕,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就像大多数人预测的那样,凭仗《三块广告牌》第二次问鼎奥斯卡影后。

发表获奖感言的麦克多蒙德

在这之前的奥斯卡历史上,1共有13位女演员取得过两次以上的最好女演员奖。她们大多都是震古烁今的好莱坞名伶:凯瑟琳·赫本、英格丽·褒曼、费雯·丽、伊丽莎白·泰勒、朱迪·福斯特,和梅丽尔·斯特里普。

与她们相比,没有甚么「星味」的麦克多蒙德,显然是个异类。

在银幕上,她很少像其他女演员一样,出演使人赏心悦目的花瓶,或是成为男性角色的附庸。她的角色总是有着坚硬的气质和独立的人格,为影片的剧情提供着强劲的动力。

在银幕外,她也是个特立独行的反叛者。她不愿接受采访,不太愿意配合片方进行宣扬,不爱为粉丝签名,对业内蔚然成风的整形潮流更是嗤之以鼻。

即使在11年前凭借《冰血暴》领取奥斯卡小金人时,她仍然不苟言笑、目光锋利。她的态度,很容易被人们理解成是冷漠和无礼。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不随大流、不拘小节的演员,却受到了评论家与好莱坞同行的一致酷爱。她的表演风格,在整个好莱坞乃至整个世界影坛都几近找不到同类,这很容易让人好奇:麦克多蒙德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演员,和怎样的一个人?

1

在最近的一次电台义演中,麦克多蒙德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大家好,我叫弗兰西斯·露易丝·麦克多蒙德,1957年出生在伊利诺伊州的吉布森城。我自认为是一个遵照性别规范的美国异性恋白垃圾。我的父母不是白垃圾,我的生母是。」

麦克多蒙德是在一岁时,被一个牧师家庭所收养,当时没有人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直到麦克多蒙德快二十岁时,才有人发现了她母亲的着落。但是她并没有去和母亲见面,由于被抛弃的经历,一直都让她痛苦和愤怒。这类成长经历对她的影响,将会体现在她往后的多部作品中。

《血迷宫》(1984)

曲折的童年让麦克多蒙德变得早熟,她独自阅读着同龄人不会感兴趣的经典书籍,在其中寻求着思考与慰藉。而在14岁时,她在一次对莎剧的课堂排演中,找到了自己想要从事的职业。「我一直都在独自读书,而这次经历使我第一次意想到,我可以通过表演,在公共场合中把自己对文本的感悟分享给其他人。」

麦克多蒙德在大学时期主修戏剧,并且在耶鲁大学修读了表演专业。自从入行以后,百老汇的舞台就成了她最如鱼得水的地方:她主演过田纳西·威廉姆斯的《愿望号街车》,阿瑟·米勒的《我所有的儿子》,契诃夫的《三姐妹》,并在2011年凭借《好人》,问鼎了美国戏剧最高奖托尼奖的戏剧类最佳女演员。

但对麦克多蒙德的演艺生涯来讲,最重要的节点,是她的大银幕处女作《血迷宫》。正是通过这部电影,她认识了一对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古怪导演——科恩兄弟,并在之后的三十多年里,成为了兄弟俩的合作伙伴,和哥哥乔尔的生活伴侣。

如果麦克多蒙德没有与科恩兄弟相识,她仍会成为一个杰出的戏剧演员,但她极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众人所熟知,更有可能不会一次次地成为奥斯卡竞争中的领跑者。

2

麦克多蒙德在《血迷宫》里,第一次出现出了她的独特魅力:当时只有27岁的她,虽然脸上充满了胶原蛋白,却也绝对称不上是倾国倾城。

但是麦克多蒙德写满了各种情绪的眼神,和她脸部神经的每一丝颤动,都能让我们对她饰演的出轨人妻艾比感同身受,不论这个角色做出的事情是不是道德。我们乃至可以说,影片使人透不过气的惊悚感,有一半要归功于麦克多蒙德那惊惧而又复杂的眼神。

但麦克多蒙德本人在一开始,其实对科恩兄弟编写的角色不太满意;她觉得艾比只是黑色电影类型中又一个没什么新意的蛇蝎女人,有着极为扁平的人物性格。是麦克多蒙德的表演,为科恩兄弟的剧本赋予了更多的复杂性,也是她略显严苛的批评,鼓励着科恩兄弟写出更具血肉的女性角色。

终究,在12年以后,科恩兄弟为麦克多蒙德奉上了一个完善的角色:《冰血暴》里的女警长玛姬。玛姬怀着好几个月的身孕,操着一口土得掉渣的明尼苏达口音,但是在她木讷的外表之下,却隐藏着出众的办案能力,和过人的胆识。

《冰血暴》(1996)

玛姬的身上,同时包括着美国小镇居民的纯朴务实,和一名西部警长的勇敢无畏,只不过这位西部警长从骑着马的牛仔,变成了驾着警车的孕妇,而她的战场,也从荒漠变成了雪地。

科恩兄弟对类型的颠覆使人欣喜,而麦克多蒙德的表演,则为影片注入了心跳和灵魂。时至今日,当我们提及《冰血暴》时,最先想到的大概就是这个大智若愚的仁慈警长。我们乃至会忘记,她在影片的前三十分钟完全没有出现。

《冰血暴》为麦克多蒙德赢得了她的首个奥斯卡小金人。这尊奖杯不但让她证明了自己,更加她赢得了向平庸角色说「不」的权利。

在《冰血暴》之前,她也曾饰演过很多被侮辱和被伤害的脆弱女人,但是玛姬这个角色,却让麦克多蒙德感受到了自己先前从未感受过的自信。为什么电影里的女人必须是男人的附庸物?为何女人在电影里就非得把自己表现得很脆弱?

麦克多蒙德觉得这都是些没道理的规矩,而在成为奥斯卡影后以后,她决定不再循规蹈矩。她在获奖后的10多年里,只接自己想接的戏,而在没有适合剧本的日子里,她要末就回到百老汇的舞台,要末就在家里带带他和乔尔·科恩领养的儿子。

3

麦克多蒙德曾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她饰演的角色,也愈来愈像自己了。

这类类似,自然是建立在她对角色具有选择权的基础上。由于好莱坞给她提供的好角色太少,她开始自己制片,为自己挑选适合的角色。

由她制片兼主演的第一部作品,是HBO在2014年的迷你剧《奥利芙·基特里奇》。这部剧对她来说是个空前的挑战:她从来没有尝试过用四个小时的篇幅,深入地出现一个女人的生命。

《奥利芙·基特里奇》

而她交出的答卷,无疑是成功的:凭仗对这位尖酸刻薄的中年女人的刻画,她包揽了2015年艾美奖、金球奖和演员工会奖的迷你剧最佳女演员奖。

从奥利芙·基特里奇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麦克多蒙德性格中的一个个侧面:

奥利芙与麦克多蒙德一样坚固、强势,对他人的评价往往一针见血、毫不留情。

她们都是务实而节俭的人,以致于几乎没什么女人味:奥利芙出席儿子婚礼时身穿的裙子,是她自己缝的;而麦克多蒙德在与乔尔·科恩结婚时戴上的婚戒,是属于乔尔的前妻,由于麦克多蒙德觉得把戒指丢掉太浪费了。

她们本质上都是心肠仁慈的人,但不到生死攸关之时,她们宁愿不去展现自己的善心。奥利芙劝说自己的学生凯文放弃了自杀的动机,并且在当地女孩帕蒂坠入海里时及时发现,救了她的命。

然而当帕蒂回头感谢奥利芙时,她的回应却极其冷漠。她不喜欢亲昵的情感表达和肢体接触,当他人轻触她的手表示安慰时,她的身体乃至会条件反射般地颤抖。

即使对自己的独生儿子,奥利芙仍然尖刻无情。她从不给予儿子任何鼓励,而是用尖酸嘲讽的语句,不停地打击着他的自尊。

奥利芙对儿子有着深深的爱,但她却不能谅解儿子一丝一毫的缺点。当离异的儿子对父亲邀他回家的要求报以冷漠的回应时,本来满怀柔情的她,立刻把脸拉了下来。

奥利芙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她的母亲软弱无能,父亲则在她13岁时吞枪自杀。而麦克多蒙德也有着一样曲折的童年,也许正是这两种类似的体验,造就了她们往后的行事方式:

她们本来不想面对这个不够完美的世界,但是世界不但硬生生地命令她们存在,还为她们指派了一对缺席的父母。被抛弃的经历,让她们时刻都满怀愤怒,但这类愤怒与其说是针对某些个体,不如说是朝向整个世界,和存在本身。

奥利芙与麦克多蒙德跟世界死磕的人生态度,之所以使人着迷,既有艺术层面的原因,也有实际层面的缘由。在艺术层面上,她们的态度,揭露着某种具有荒诞性的人类处境;而在现实层面上,她们则让很多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看到,女人不一定非要在男性审美与主流文化的审视之下「优雅地老去」,一个不向社会规范屈服的中年女子,照样能够具有独特的魅力。

至于在《3块广告牌》里与世界为敌的米尔德里德,也是麦克多蒙德在《奥利芙·基特里奇》中戏路的延续。观众和颁奖季对麦克多蒙德表演的认可,再次证明了她不走寻常路的表演方式,有着强大的大众基础。

《3块广告牌》

那末中国会不会出现一个类似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的女演员呢?

大概很难。这首先源自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出租车司机》的编剧保罗·施拉德,就曾对一个现象做出过精到的总结:当美国人对生活绝望时,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去报复社会,而当日本人对生活绝望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则是自杀。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的强硬个性,放在东方文化里,绝对会是一个异类。

麦克多蒙德不会在中国出现的另一个缘由,则要实际很多:中国影视作品当中的女性形象,大部分都依然处于男性与孩子的从属地位。即便是中国影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两个「刁蛮」妇人——秋菊和李雪莲,蛮不讲理的缘由也都和男人有关:一个是想为身残的丈夫讨个说法,一个则是由于被男人抛弃,并且流了产。

麦克多蒙德与中国的距离,也许就是社会对女性的两种认知方式之间的距离。

如果在哪一天,中国的女性不必将自己视为他人的附庸,而社会也能包容她们在某种程度上的蛮不讲理,那末中国的电影银幕上,才会出现这样的女演员。

相干Tags:

肠道菌群失调与腹泻
肠道菌群失调怎么治
肠道敏感忌什么饮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